講道重溫

2020年10月11日 非一般的平安(腓4:1~9)
盧淑娟牧師

「願你們平安!」——在充滿衝突、窘迫和混亂的時代中,我們何等需要它。這句祝福語在約翰福音20章曾三次出現,凸顯它的重要。在第一個復活節的晚上,復活的主耶穌進入重門深鎖的屋子,向惶恐不安的門徒兩度說出:「願你們平安!」。門徒雖已聽到耶穌復活的消息,但依然覺得危機四伏,耶穌便親自來把平安賜給他們。第三次的「願你們平安!」發生在八天後,主耶穌特意來尋找上回沒有親眼看見祂的多馬,使疑惑、失望的他得到真正的平安。
 
由此可見,聖經中的「平安」,不是像中國人心中所想的順順利利、無災無病,卻是默認了人生必然會遭遇困難和不安。「平安」的希臘文是Eirene,對應於希伯來文Shalom,是指幸福圓滿的美好狀態。新約聖經中「平安」是基督國度的基本特徵,是關於基督的救恩和祂所締造的和平的。這非一般的平安,只有上帝能賜給我們。在不安的處境中,我們心裡仍有上帝所賜的非一般的平安,叫我們能安然面對,站立得穩。
 
一、 衝突中化解恩怨(腓4:2~3)
第一種不安的處境是人際衝突。各人的性情、理念、處事、背景皆不同。個人差異加上處境因素,使人際之間常有張力和衝突,教會裡也不能倖免。若不作適當處理,個人衝突升級,蔓延全體,代價更沈重。中國人「以和為貴」,着緊維繫表面的和諧,卻迴避內裡的問題。聖經卻直指人心,教導我們要靠着主,在衝突中化解恩怨。
 
在這封公開向腓立比全會眾宣讀的信函中,保羅指名道姓,勸告友阿蝶和循都基要「在主裏同心」。保羅不尋常地揭露二人的不和,顯然是事態嚴重,她們可能各擁支持者,雙方的爭持已危及整體教會的合一,因此要設法制止和處理。保羅作了處理衝突的屬靈示範:
 
1. 第2節,原文「勸」這動詞重覆地用於兩個名字上,直譯是「我勸友阿蝶,和我勸循都基」。這寫法顯得多餘和生硬,但保羅要藉此表現出他不偏不依的態度,讓眾人知道他沒有偏袒任何一方,而是堅定地規勸每一個參與爭執的人。
 
2. 參新漢語譯本,保羅勸她們「要在主裏有同一的想法」,與2:2向全會眾的勸勉用詞相似(「同樣的想法」)。保羅在前頭鋪路,建立共同的真理基礎,再去處理當前的棘手問題。保羅促請她們在這衝突事件中,要活出在第2章已說明的基督徒品德(2:1-4)、基督謙卑虛己的生命樣式(2:5~9)和作好見證(2:12~15)。
 
3. 保羅稱讚她們都曾為福音奮鬥,在生命冊上留名——意即她們受逼迫依然忠於上帝。既是如此,她們都應當認定為福音奮鬥、忠於上帝是共同目標,為此可以放下一己執著,努力持守合一。
 
4. 「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要幫助這兩個女人…」(4:3)保羅知道自己的限制(身在牢獄,無法親身處理),便委託具有屬靈質素和認受性的中間人去介入和調停。處理衡突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令人望之卻步。但是,當我們一同認信《使徒信經》中之「大公教會,聖徒相通」,就要實踐出來,為教會合一和肢體復和而努力。教會領袖更應該把使人和好視為自己重要的事奉和責任。信徒(尤其是教會領袖)應該及早調解紛爭,幫助有嫌隙的弟兄姊妹修和,同時要謹慎言行,不要捲入爭端之中。
 
人際衝突不能完全避免,但基督徒卻要靠着上主賜的平安,運用屬靈智慧去化解恩怨。願我們在主愛中抗衡相咬相吞的引誘,以恕解恨。在傷痕處處的當下,這便成為我們基督徒向這世界的見證了。
 
二、 窘迫中全然交托(腓4:4~7)
第二種是窘迫的處境,—我們仍可以全然交托給賜平安的上帝。第4~7節經文包含了四個勸勉:「要喜樂」,「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們的謙讓」,「應當一無掛慮」,「把你們的需要告訴神」(新漢語譯本)。這些勸勉之間有何關係呢?「謙讓」表示溫和的態度,但一般人面對逼迫和詆毀,正常反應是報復和反擊。「掛慮」這詞可指過分擔心某些事情,但通常在逼迫的背景下使用的,例如,主耶穌用來吩咐門徒,不要為將來在公議會、總督和君王面前怎麼答辯而憂慮(太10:19、路12:11)。
 
保羅勸勉腓立比信徒之時,正是他們受到異教鄰居的威脅和逼迫之時。保羅是在這背景下吩咐腓立比信徒「行事為人要與基督的福音相稱」(1:27)。所以,「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們的謙讓」——即使面對那些施行逼迫的鄰居,信徒仍要保持謙讓不報復的態度。
 
保羅又勸勉受苦的信徒「要靠主常常喜樂」。「喜樂」不是一種感覺或自然產生的情緒,卻是因意志信念而生的行為習慣。受苦中的信徒仍然能夠常常喜樂,因為喜樂是信徒「在主裡」的生命特質,是枝子連於葡萄樹——我們與主緊緊相連的結果(約15:5),是因信靠主而習慣成自然。外在環境的變化和窘迫或會影響我們的情緒。但若我們常在主裡、常信靠主,我們心中的喜樂是無法被奪去的。
 
保羅又勸告他們,應當一無掛慮,要藉禱告來到上帝面前。事無大小,不論我們認為自己能夠應付到多少,都要統統帶到上帝面前祈求。我們不能依靠自己的能力,但可以依靠上帝;這個世界和其中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中,沒有例外。我們要「一無掛慮」,就要把自己的一切需要,包括生活的種種、生命中重大的決定,以及內裡不為人知部分如憂慮、恐懼、掙扎、軟弱、傷痛等,統統都交給上帝。我們不要去衡量自己能「搞得掂」幾多,然後才把「搞唔掂」的部分交給上帝。我們要完全放手給祂,由祂「話事」;包括我們的心思意念都交給祂,讓祂主導,由祂改變。正如神學家尼布爾的禱文(或稱為《寧靜禱文》)給我們的提醒:
 
神啊,
請賜與我寧靜,好讓我能接受,我無法改變的事情;
請賜與我勇氣,好讓我能改變,我能去改變的事情;
請賜與我睿智,好讓我能區別,以上這兩者的不同。
 
「主已經近了!」(腓4:5下)我們要常存基督再來的盼望,而得以活在當下的窘迫之中。基督既是救主又是審判主。正如聖堂前端裝置所象徵的,「我(主基督)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今在、昔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1:8)。有了這種想法,我們就得着盼望的支撐,內裡就生出平安。「上帝所賜那超乎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思意念。」(腓4:7)上帝賜給我們能克勝窘迫的平安,猶如我們心思意念的護衛兵一樣,使我們能夠忍耐到底、無怨無恨地承受生活上的不公義和苦難,堅守善美的德行。
 
三、 亂世中擁抱美善(腓4:8~9)
第三種處境是亂世。我們身處於後真相時代,語言偽術充斥,公理難以伸張,道德相對主義泛濫。亂世中我們卻要確認,基督徒判別道德與美善的標準,不是按着世界的潮流,也不是憑主觀的感覺,而是上帝啟示給子民和受造世界的真理。
 
第8節列出一連串的德行,包括:真實,即誠信正直,不虛假;可敬,即莊重尊貴,不輕浮無禮;公義,指行事公正、合宜,能判別是非黑白;清潔,指動機純正及行為良善正直,尤在性道德事情上謹慎自守;可愛,指平易近人,令人愉快和喜歡親近;有美名,即有好聲譽,人際關係融和,絕不自私自利。
 
經文呼籲我們,這些美好的德行不論是在何處出現,我們都要留意和學習。在價值混亂的世代中,基督徒要按着聖經的教導去思想和分辨善惡、是非、曲直,不要讓不信的世界牽着我們的鼻子走,而要在真理中站立得穩。同時,我們不要劃地為牢,也要欣賞和學習不信的人如何表達美善和德行,在教堂以外仍能與人作生命交流。亂世中仍見美善和德行,說明世界雖被罪所侵蝕,世界的主權仍是屬於上帝的。我們要擁抱美善,不要停留在思想層面,更要實踐出來。當我們如此行,「賜平安的上帝就必與你們同在。」(4:9下)。
 
在充滿衝突、窘迫和混亂的時代中,上帝所賜的非一般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我們當聽保羅的勸勉:「我親愛的,你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4:1下)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