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20年9月13日 甘苦與共(得1:6-22)
李婉鈴傳道

路得記的背景是以色列士師統治的時代,當時百姓面對的政治與自然危機,除了管治混亂,還有饑荒連年。在以色列人眼中,摩押人是死敵,因為摩押人是羅得與女兒所生的後代,而且他們在摩西帶領以色列人漂流曠野時拒絕援助。路得記以摩押女子路得為名,因為她的兒子俄備得是大衞的袓父,大衞是以色列最偉大的王。

今日經文以一個悲劇開始,在猶大的伯利恆,有一個人因逃避飢荒帶著妻子和兩個兒子離開家鄉,遷到摩押這個以色列人視為敵人的地方。這人後來死了,剩下妻子和兩個兒子。兩個兒子娶了摩押地的女子,在那裏住了十年,兩個兒子也相繼離世,剩下年老的寡婦拿娥米,沒有丈夫,也沒有兒子。

拿娥米晚年面對最大的難關就是「失去」。在古時的社會,一個女人失去丈夫和兒子,就是失去生活依靠,拿娥米在摩押地已經失去一切。有人形容晚年是人生最後的隔離,因為注定會被社會遺棄。在一個強調個人貢獻和財富的社會氛圍中,人人都害怕年老,因為社會對人的期望就是要有貢獻、成就和財富。沒有生產力的人彷如失去了人的存在價值,因為一個只關心利益的社會,重視的只是人能擁有多少、有能力賺取多少。

失去生活依靠又沒有生產能力的拿娥米,當聽見耶和華上帝眷顧自己的百姓,賜糧食給他們,就決定返回祖家伯利恆,在家鄉至少還有一些親戚朋友,相信不難維持生計。於是,她和兩個外邦媳婦就起行,離開所住的地方,上路回猶大地去。「回去」是今日這段經文出現得最多的動詞,原文有回復、回轉、復興、更新的意思。「回去」表示可以從新開始。當人落在悲慘、無助、看來無望的處境要懂得回轉,不要陷溺在黑暗陰霾之中。三個寡婦開始踏上離開黑暗,邁向光明之旅。

不過,正在路上的時候,拿娥米似乎改變主意。她對兩個媳婦說:「你們各自回娘家去吧!願耶和華恩待你們,像你們待已故的人和我一樣。願耶和華使你們各自在新的丈夫家中得歸宿!」(得1:8-9)拿娥米真心希望兩個媳婦返回娘家,因為她們二人的情況與自己不一樣,她們還年輕,可以在她們熟悉的生活環境安定下來,再結婚及生兒育女。

這時,同樣是寡婦的路得和俄珥巴就面臨一個重大的決擇:應該留在摩押地這個土生土長的地方繼續生活;抑或離開同胞跟隨拿娥米去到陌生的外邦地。她們對拿娥米說:「不,我們要與你一同回你的百姓那裏去。」(得1:10)

 於是拿娥米再次勸她的兩個媳婦回娘家:「我的女兒啊,回去吧!為何要跟我去呢?我還能生兒子作你們的丈夫嗎?我的女兒啊,回去吧!… … 我的女兒啊,不要這樣。我比你們更苦,因為耶和華伸手擊打我。」(得1:12-13)拿娥米說了三次「我的女兒啊…」,她真的待她們如同自己的女兒一樣,最後更以自己正承受著因上帝的懲罰而來的苦楚勸說她們離開。於是,俄耳巴聽從拿娥米的說話返回娘家,但路得郤選擇跟著拿娥米。

拿娥米認為現實的處境是不再有希望的,她堅持叫路得返回自己的百姓中間去。這是傷心的一幕,對路得來說,面對窮苦甚至死亡,有比自保和存活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愛與忠誠」。路得說:「不要勸我離開你,轉去不跟隨你。你往哪裏去,我也往哪裏去;你在哪裏住,我也在哪裏住;你的百姓就是我的百姓;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你死在哪裏,我也死在哪裏,葬在哪裏。只有死能使你我分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懲罰我!」(得1:16-17)

因為愛與忠誠,路得不願讓拿娥米獨自回到伯利恆去,決意與受苦的拿娥米一起;因為愛與忠誠,路得放低自己生命中有機會尋找得到的幸福;因為愛與忠誠,路得甘願冒被欺負、被仇視,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險而去到一個陌生、不受歡迎之地,成為異鄉的寄居者 。

魯益師在《四種愛》中說:「愛無非是要成為脆弱… … 若你想確保內心完整無損,必不可將你的心給予任何人,甚至是動物,利用你的啫好、奢侈品小心地將自己的心收藏起來,避開一切讓你牽掛的事物。把你的心鎖在你自私的小箱子內,因為那裏安全、漆黑、死寂、沒有空氣,你的心不會破碎,並只會變得無法破碎、沒法滲透、無法贖回。除了天堂外,惟一能使你徹底安全,遠離愛的危險的地方,就只有地獄了。」路得始終忠於拿娥米,無論環境順逆。

於是二人一同回到伯利恆,全城因她們騷動起來。婦女們說:「這是拿娥米嗎?」拿娥米對她們說:「不要叫我拿娥米,要叫我瑪拉,因為全能者使我受盡了苦。我滿滿地出去,耶和華使我空空地回來。耶和華使我受苦,全能者降禍於我。你們為何還叫我拿娥米呢?」(得1:19-21)拿娥米似乎忘記了一同回來的路得。

拿娥米質疑上帝為何如此對待她,顯示出她並沒有認真地看待上帝的本質,反而顯出她的驕傲。潘霍華如此形容受憂愁所困的人:「若果人以為自己活在上帝的忿怒底下,就應當緊緊地投靠基督。因為上帝將最大的忿怒彰顯在基督身上,也在基督身上彰顯祂最大的慈愛。當人將自己的失喪、患難、困苦看得比上帝的恩典還肯定的時候,他就沒有認真地看待上帝,因為上帝的恩慈本是可以除掉、並勝過一切的光境。」(參《牧養是場冒險》頁79)。

「最後,拿娥米從摩押地回來了,她的媳婦摩押女子路得跟她在一起。她們到了伯利恆,正是開始收割大麥的時候。」(得1:22-23)這一章最後的經文呼應著開始的時候,「拿娥米與兩個媳婦起身,要從摩押地回去,因為她在摩押地聽見耶和華眷顧自己的百姓,賜糧食給他們。」(得1:6)

「甘苦與共」除了與拿娥米的名字相關,也代表路得不離不棄地跟隨拿娥米,同甘共苦。此外,「甘苦與共」亦指向愛我們的上帝。上主不願意我們孤獨行在人生的道路之上,甘願放低尊貴聖潔的身分,道成肉身、與人同在,來到這個拒絶祂的地方,最後被釘在十字架上。  

十字架的道理,就是上帝定意在脆弱及破碎之中,而不是在居高臨下和權威之中顯明祂的光輝。道成肉身說明了上帝住在我們中間,並提醒我們:無論何時何地,上帝都與我們同在。在基督裏,上帝臨在我們的苦難和哀傷之中。任何人類的傷痛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上帝的經歷,這是上帝成為肉身,住在我們中間最大的奧袐。

上帝成為我們哀痛的一部分,並邀請我們學習,我們不是孤單一人,而是與其他人一起,在分享上帝的憐恤中,我們既收取它,也施予它。我們大部分人都要經歷生、病、老、死。路得與拿娥米的事蹟,讓我們明白獨自一人承受傷痛與有人分擔是兩回事。即使傷痛揮之不去,我們也會發現,有人靠近,有人與我們分擔,可以產生何等大的分別。

一個外邦女子,來自信奉異教的地方,最終竟然被上帝揀選,為以色列人帶來拯救。有人認為這可算是上帝的行事方式,藉著堅定的愛、犠牲自己、面對難關、永不撇棄,有時加上計算,有時加上謀略,郤總以祂的良善,去消除我們的敵意,持續指向一個遠超我們所能看見的目標。

或許,有如小鳥一樣脆弱而有限的生命提醒我們:年輕人關懷老人家與老人家關懷年輕人,兩者其實是沒有區別。當我們不再被恐懼的牆分隔,並且發現彼此都同樣是有限的生命而顯得極其寶貴時,我們便能作出真正的關懷。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