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20年3月8日 一無可誇,惟誇十架(羅4:1-5、13-17)
盧淑娟宣教師

羅馬書,是使徒保羅在第三次宣教旅程中,停留在哥林多時寫給羅馬教會的書信,書中對福音信仰嚴謹而完整的論述,是在他的宣教處境中孕育出來的。在25年的宣教路上,他在地中海東北部建立了許多教會,不斷與教外人辯道,也反思教會的牧養問題,現在他要把福音信仰的反省整理下來。
 
保羅在羅馬書四章中引用了舊約聖經中亞伯拉罕的典故。一方面是因為猶太人尊他為上帝子民的先祖,也視他為遵守律法的典範;另一方面,在舊約聖經所啟示的救恩計劃中,亞伯拉罕具有一個關鍵地位。保羅藉此印證福音是與舊約聖經一脈相承的。
 
一、 人的善行,無法換取稱義恩
第3節「亞伯拉罕信了上帝,這就算他為義。」經文引自創世記15:6,是保羅闡釋因信稱義時的重要基礎。在創世記,年老無子的亞伯拉罕相信上帝的應許——他將有後裔多如繁星,成為大國,地上的萬國也要因他蒙福。(另參創12:1~3)他以信心回應上帝。傳統猶太人認為,亞伯拉罕的信心就是義行。聖經學者指出,這節經文的希伯來文結構暗示了另一個解釋:他的信心被「算為」義,是指「把本來不屬於他的義,算為他的義。」亞伯拉罕相信上帝,上帝就賜祂「義」的地位,在上帝面前被看為「正」。
 
對此,保羅在4至5節作進一步的解釋:亞伯拉罕被算為義,是出於恩典,而並非做工而配得的酬勞。換言之,不論亞伯拉罕如何好,他得稱為義,並不是因為他的行為。上帝是白白地、不設條件地賜下「稱義」的恩典。上帝並不是根據人的行為來使人稱義。稱義全是恩典,不是現買現賣。上帝接納了罪人,並且賜福他們,「稱不敬虔之人為義」。在此,我們看到福音的核心:藉着信心,上帝接納我們的本相,以恩典遮蓋我們的罪,並把我們「當作」義人。
 
讓我們想像一下。如果上帝跟我們說:「好,對於你的稱義和得救,我負責一部分,你又負責一部分吧。」你會如何回應呢?你會說:「主啊!我要負責多少呢?是我出80%,祢出20%嗎?我不成呢,還是祢只要我出0.01%就好了……不過,我恐怕仍沒有能力做到。」上帝卻會這樣說:「你是我的孩子,我愛你,沒有任何事可以把你從我手裡奪去!稱義和得救,百分百由我包辦。」
 
對此,讓我們先有第一方面的反省:人的善行,不能換取到稱義的恩典。
 
基督徒中常有一種現象,我姑且稱之為「屬靈偉人情意結」:我們容易敬佩甚至誇耀某些有好見證的基督徒,似乎他們代表了所有基督徒,甚至好像代替了我們自己去活出基督徒見證。近期疫情蔓延,我們便會回想到零三年沙士(SARS)時期的抗疫英雄,包括:沈祖堯教授、袁國勇教授和殉職的謝婉雯醫生。他們對上主的忠誠、對信仰的堅持,呈現在他們在危難中仍憑信剛強、堅守崗位,當中至今仍在崗位上者,能夠在是非不清之時仍能擇善固執、實話實說。他們的確有美好的基督徒見證,值得我們效法。然而,他們不能代替你和我活出信仰見證,也不可能是完美無缺的人。即使他們,仍需要上帝的無條件接納、被稱為義的恩典。
 
可是,不少基督徒卻以為,自己可憑着善行或其他原因,換取到稱義的恩典,甚至配得被視為義人。這樣,我們很容易產生一種毫不屬靈的傲慢:自以為義,總是以為在道德上高人一等,比非基督徒優越,也比同儕的基督徒優勝。這種自義傾向使基督徒常常成為別人的審判官,卻不會自我反省。我們對於別人的過犯可以如數家珍,卻對於自己過犯視而不見。難怪福音書中耶穌經常指出法利賽人的偽善。這些不配稱義的人自以為義,卻不知道和領會上主藉着基督施行的救贖恩典。我們是否如此?
 
二、 人的惡行,不能勝過十架恩
近期我在網上收看一套以美國巨型教會作背景的美劇《綠葉家族》(Greenleaf)。這家族是牧師世家,家族成員都是教會裡的主要領袖,但他們在工作及私生活中卻處處流露對錢、權、色的欲望,有着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以及自己不能面對的陰暗面。坦白說,我看着也感到尷尬。難怪在歐美國家或香港,有這麼多人因為看見基督徒的偽善而出走教會。
 
然而,在這些人物的破碎和掙扎中,我隱約看到十架的恩典。舉個例子,老牧師夫婦早年各有一段婚外情,秘密守了幾十年,紙包不住火了。夫婦互相控訴對方的不忠和婚姻中的傷害,在怨恨中簽紙離婚。後來,全家突遭巨大危機,老牧師又差點命喪槍下,夫婦二人終於冰釋前嫌。這時,妻子在迫不得以之下,滿臉羞愧地向丈夫承認,大女兒其實並非他親生的。想不到,這次老牧師沒有光火起來,反而接納了這傷痛的事實,並且安慰她說:「現在我們真的扯平了,沒事了。」惟有隱藏的罪被承認出來,且得到完全的赦免,人才有真正的釋放。
 
是的,他們的生命一團糟。正如聖經也毫不客氣地記載了亞伯拉罕和其他「屬靈偉人」的生命幽暗面,也正如我們自己不斷在欲望和罪惡邊緣中打滾掙扎。每一個人每個時刻都需要十字架的恩典和拯救。只有十架上的主耶穌可以醫治我們過去的創傷,揭示我們今天的過錯;也只有祂,可替我們贖罪與代求,賜我們在聖靈裡的重生,使我們在祂裡面得着釋放與自由。
 
人的善行,不能換取得上帝稱義的恩典;人的罪惡,也不能勝過十架的贖罪恩典。人若定睛於自己,就只可在自誇與絕望中搖擺不定。我們也是如此景況嗎?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認為,人的唯一出路,就是由定睛於自己轉為單單定睛於上帝。「唯獨因信稱義」,就是唯獨靠賴上帝,相信基督背負了所有原屬於我們的罪債完全是「因為祂」,我們在上帝面前被看為義。正如詩人所說:「過犯得赦免,罪惡蒙遮蓋的人有福了!耶和華不算為有罪,內心沒有詭詐的人有福了!」(詩篇32:1~2)
 
這也正如在路加福音18:9~14,主耶穌對那些自以為義而鄙視別人的人所說的比喻:有兩個人上聖殿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另一個是稅吏。那法利賽人站着,向自己禱告,說:「神啊,我感謝你,我不像其餘的人那樣貪婪、不義、通姦,更不像這個稅吏。我一週禁食兩次,又把我所得的一切都獻上十分之一。」那稅吏卻遠遠站着,甚至不敢舉目望天,只捶着胸說:「神啊,可憐我這個罪人!」(引自新漢語譯本)——這兩個人中,誰被算為義呢?耶穌的答案:是這個稅吏,而不是那個法利賽人。你是哪一個呢?
 
三、 無分高低,同在十架恩典下
我們知道,亞伯拉罕在猶太人心目中有重要地位。那麼,保羅此時引用他的典故,又有什麼目的呢?聖經學者指出,羅馬教會本是由猶太裔基督徒所建立的,外族人也漸漸加入成為基督徒。後來,皇帝頒令要猶太人統統離開羅馬,因此,教會頓時沒有了猶太基督徒,變成百分百的外族人教會,由外族基督徒主導。但在保羅寫信之時,猶太人又可返回羅馬了。那些曾是教會裡的領袖和佔多數的猶太基督徒,現在變成教會裡的少數。他們自以為憑着與亞伯拉罕的血緣關係和嚴守律法,應具有超越的身分地位,但在實際的教會生活中卻出現反差,令他們心裡有些不平衡。這也使到兩個群體之間出現張力。
 
保羅要引導教會思想這問題:究竟教會裡有人會比其他人優越些嗎?究竟基督徒可否因着血緣、律法或任何其他原因,而自以為比其他基督徒高級的嗎?
 
羅4:13~14說:「因為上帝給亞伯拉罕和他後裔承受世界的應許不是藉著律法,而是藉著信而得的義。若是屬於律法的人才是後嗣,信就落空了,應許也就失效了。」保羅指:稱義得救、承受世界的應許,不是藉著律法,而是藉著信;而且,成為「後嗣」——上帝子民,也不是靠着守律法和血緣關係。因此,人生來是否猶太人,是否遵守律法的字句,已不再重要。最要緊的,是人信靠上帝在基督裡為世人所成的一切。
 
「所以,人作後嗣是出於信,因此就屬乎恩,以致應許保證歸給所有的後裔,不但歸給那屬於律法的,也歸給那效法亞伯拉罕之信的人。」(16節)亞伯拉罕的故事說明,憑着他對上帝的信靠,使他可以在律法未曾頒布之先,就能與上帝建立好的關係。這對於亞伯拉罕的後裔,就是那些應許要承受世界的,是同樣真實的。他們要憑着信靠,得以進入上帝的應許裡面;若依靠其他別的東西,包括上帝選民的身分和猶太律法,便會嚴重破懷這信靠的真實和應許的把握。因此,只有信靠上帝的,才是亞伯拉罕的真子孫,上帝的真子民。
 
面對教會裡差異巨大、互有成見的兩個群體,保羅讓他們每一個人都要反省:沒有人因着個人原因或行為,而得稱為義;只有超越一切的十字架恩典,使人得以稱義。不論任何出身背景、社會地位,或個人行為或立場,我們都一同蒙受十字架的恩典,無分高低。因此,我們必須在十架恩典下彼此接納、彼此和好。在今天的香港教會,在我們中間,也是如此。求上主幫助我們。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