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9年9月22日 以基督為王,為治者祈禱(經文:提前2:1~7)
盧淑娟宣教師

今天講道經文提前二1-7是「教牧書信」的一部分。傳統上統稱提摩太前書、後書和提多書為「教牧書信」,並認為是使徒保羅晚年寫成的。保羅為何要寫「教牧書信」呢?聖經學者推敲,年老的保羅要回應這個處境:他將要離世了,在他之後,教會如何延續下去?教會如何在俗世洪流的衝擊下,仍能逆流而上,堅守基督信仰?提前是保羅寫給他的屬靈兒子、親密同工提摩太的,懇切地教誨他完成基督福音使命。因此,經文中的「你」是這位初代教會領袖提摩太,也同樣是今天每一位基督信仰傳承人「提摩太」——我們。
 
一、 願人人得救的禱告
 
二章1節以「所以」開始:「所以,我勸你,首先要為人人祈求…」。這句上連於一章18節,保羅曾指示提摩太如何做才能忠於他的呼召,為主打那美好的仗。到了二章1節,保羅吩咐提摩太要為人人、為執政者禱告,並把禱告放在最前(首先和最重要)。
 
我們如何看禱告呢?是吃飯前、聚會前、睡覺前的例行公事嗎?是當自己和家庭有困難有危機才去「禀神」呢?還是,我們如保羅一樣,把禱告看為是與上帝同工,是完成基督徒使命的最重要一環?我們願意把代禱守望的對象擴闊至整個世界、各界別的人嗎?保羅刻意強調要為執政者禱告,我們願意把執政者列入重點的代禱對象嗎?在教會的週三晚祈禱會和第一個主日早上的晨禱會,我們可一同學習為人人禱告、為執政者禱告。願意你也來參與,一同操練,培養胸懷普世的代禱心。
 
在二章2節下~4節,原來我們為人人禱告、為執政者禱告,有一個終極的目的:達到達成上帝「願人人得救、認識真理」這旨意。因此,禱告的原因,不單是因為人的需要,不論這是關於個人或社會,甚至我們能夠有平穩寧靜的生活也不是最終的目的。我們這樣禱告,卻是因為上帝是「救主」(3節),我們要配合祂的救恩計劃。我們要為有一個福音能夠廣傳的大環境而禱告,好讓我們可以完成傳承信仰、領人歸主的使命。因此,不論個人還是集體的禱告,我們都要配合上帝救贖的工作,與祂同工。你如何藉禱告與上帝同工?
 
二、 活出基督王權的禱告
 
第5~6節是傳統認信的一部份,也是基督徒為所有人和執政者公開祈禱的根基。「因為」只有一位上帝,祂要所有人得救,而到了時候,耶穌來到世間,成為上帝與人之間的惟一中保,這事就必證明出來。經文暗示,任何人即使地位再高、權力再大,就如羅馬皇帝般權傾天下,他仍須服膺於獨一上帝的全權。因此,我們為人人、為君王禱告是應當的。請注意,這裡說要「為」君王禱告,而不是「向」君王禱告,暗示君王不是上帝。在當時的羅馬帝國,君王就是子民的神明。所以,向君王禱告是當時的現實,但聖經卻教導信徒要為君王禱告。這種觀念完全顛覆當時的現實處境。
 
耶穌出生時的羅馬統治者是奧古士督(路2:1),他是羅馬帝國的「開國皇帝」。他將審判官、上帝、大祭司等所有稱號集於一身。近代考古在小亞細亞地區發掘出一塊歌頌奧古士督的碑石,碑文寫道:「你是我們的救主,你為我們帶來平安,你為我們帶來福音。」原來,「救主」、「平安」、「福音」等等是當時人民頌揚羅馬皇帝的慣用語,但聖經作者卻反其道而行,路加福音用上這些字眼來描述基督的降生。在兩約中間的文獻也顯示,當時人民頌揚羅馬皇帝的聖明,獻上「敬虔和感恩」。而且,在帝國的城巿設有廣場,皇帝的神像雕塑就座落廣場中央,用來提醒人民要向誰效忠。當時,羅馬皇帝被稱為上帝、救主、恩庇者(即是「米飯班主」,賜恩施惠的有權勢者的意思);他的到來是福音,他的顯現是人民的福氣。
 
保羅卻反其道而行。經文中重複出現「人人」:「要為人人祈求、禱告、代求、感謝」(1節),「他願意人人得救」(4節),「他獻上自己作人人的贖價」(6節)。當羅馬皇帝自視為人人的救主和恩庇者,保羅卻說,惟有捨命拯救世人的耶穌基督才是人人的救主,而普天之下只有一個恩庇者,就是獨一的上帝,就是以色列人和新約教會所認信的那一位。這等都是對當時君主刺耳的說話。保羅又為自己定位:「我為此奉派作傳道,作使徒,在信仰和真理上作外邦人的教師。」(7節)保羅所傳揚的福音,是只有一位上帝、一位救主;他的使命是使普天下的人都這樣相信。當提摩太要承續保羅的使命,他也要為此為人人禱告。我們作為今天的傳道者、信仰的傳承者,我們必須擔當起為執政者和不同界別的人禱告的任務。
 
今天,不論我們對執政者和不同界別的人的觀感和意見如何,我們都要負起為人人禱告的使命,把他們都帶到上帝面前。基督徒要堅持以信靠和敬畏上帝的心,來為擁有公權力的人禱告:求主使他們能得到並聽從上帝的指引,能正當而妥善地運用上帝所賜予的權柄,去完成上帝交託他們的任務。今天,社會的氛圍充滿張力和敵對。但是,我們要謹慎,不要落入兩種極端之中:或是一味的批評和嘲諷執政者,或是不假思索地順從。然而,我們為人人禱告的基礎,卻是認定上帝才是我們的賜恩者,才是全地的主。所以,當我們要為不同界別的人和執政者禱告,願他們能處事公平、秉行公義、恰當地行使他們的影響力;特別是從政者、執政者能建立一個良政善治的環境。初期教會基督徒受到羅馬強權和酷刑的壓迫,時至今日,仍有不少地方的信徒要面對信仰逼迫。我們都理解,在艱困的環境和狹窄的信仰空間中傳承信仰,絕非易事;假若可行,我們並不希望如此。我們要繼續為有自由實踐信仰、廣傳福音的大環境而禱告。
 
郭偉聯博士在今期時代論壇撰文回應基督徒如何面向此時處境。他說:「教會的任務和信息,是愛的福音。……教會不應以辱罵還辱罵,相反應愛心對待眾人:無論是抗爭者、警察、坊眾及官員。」他引用林後六章經文,說:「『看哪,現在正是悅納的時候!現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我們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礙,免得這職分被人毀謗;反倒在各樣的事上表明自己是上帝的用人……』當基督徒明白這道理,便可在鬥爭喧聲中處之泰然,並繼續為在上者祈禱,求上帝讓他們認清鬥爭思維不能對症下藥,更求福音的平安臨到他們。我們也要祈求上帝,叫信徒能繼續用愛心言真,以熱心行善,傳揚福音,在今次重大社會危機中繼續作見證,讓救恩為人所知。」
 
當我們這樣為人人、為執政者禱告,就是承認我們與世上人人一樣,不論地位高低與背景差異,都要服在天地的主下面。當我們聚在一起,為執政者和各界別的人代求,就是表明不論他們是否認識和相信基督,他們實質上都在基督的王權之下,都要向獨一的上帝問責。
 
三、 聚焦於上帝的禱告
 
保羅在第1節用了四個詞語來描述祈禱——「祈求、禱告、代求、感謝」。第一「祈求」,指要求得到所需要的東西。第二「禱告」,是以聆聽禱告的對象為焦點,表示禱告者正在向上帝(而不是向人)說話。第三「代求」,意指代表某人說話,這顯示信仰群體內各人都要在上帝面前彼此關顧。第四「感謝」,它承認上帝是供應群體所需的那一位,而這不是任何人可以滿足這些需要。這裡呈現祈禱的四個層面:一、我們要依靠上帝;二、我們要來到上帝面前;三、我們要互相關顧;四、我們要看見上帝所給予的幫助。
 
這給予我們祈禱指引。我們各人面對的處境不同,看到的需要也不同,所以,我們要思想為我們所關切的以哪一種方式祈禱,方才合適。我們很可能此刻祈求上帝止息暴力和不義,或是為受傷和受影響的人代禱,但是我們無法想像要為這些事情本身感恩。那麼,在困難的時刻就不能感恩嗎?絕對不是。「感謝神」——感謝的對象是上帝,認定祂才是掌管世界、看顧我們面對世局並施予恩惠的上帝。我們感謝上帝,就是在敬拜祂。因此,我們隨時隨在都可以為人人感謝上帝,原因不是任何人做了什麼偉大的好事,而是我們要藉着感謝來認定耶穌基督才是真正的主。讓我們實踐這四方面的禱告。這再一次使我們認定,禱告的焦點不是單在人的需要,而是我們與上帝同工,使上帝的恩典和計劃得以在世間顯明。
 
有人這樣描述主耶穌的榜樣:「他來到,要使困阨的人得安慰,要使安樂的人受打擾。」(“He came to comfort the disturbed, and disturb the comfortable.”) 原來,當你接受耶穌基督的福音和使命,就要接受祂攪擾你,使你有「不安樂」的地方。我們的禱告也如是。我們禱告,不是按着自己心中的欲望和價值觀,卻是順從基督君王的旨意和價值觀,接受祂的打擾。讓我們這樣禱告。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