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9年5月12日 不能奪去的歸屬(約10:22~30)
盧淑娟宣教師

楚原導演去年在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上領取「終身成就獎」,他發表的一番感言字字鏗鏘,引人共鳴。他說:「回首半生青衫人老,在漫長人生中,有開心時候,困難日子都唔少,人生大概都是係失意倍多如意少。」又說:「『人生』呢兩個字,就係『歡聲、淚影』四個字砌成的。」家庭猶如人生,也是由歡聲、淚影所砌成的。
 
患難風浪、生老病死,雖說是人生的無常,卻是家庭和人生的常態。有人原本計劃不久後退休,不料病患接踵而來,打亂了退休大計,又為配偶兒女帶來負擔而苦惱。家庭的另一種無奈,是家人關係緊張甚至破碎:同枱吃飯卻相對無言、各自修行,或動輒針鋒相對。一個含蓄內斂的媽媽,卻遇上桀驁不馴的兒子。正值青少年暴風期的兒子曾對她說:「活着有什麼意思呢?不過某某電競遊戲明年才推出新版,我就等多一陣喇……。」一句話猶如利刃直插情感要害。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我們的盼望何在呢?
 
一、 「上帝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7:16~17;約10:28)
當我們讀啟7:9~17,目光就會從地上的困頓轉到天上的榮美;在淚影中,我們仍得見盼望。這段經文延續上主日講道的天上敬拜圖畫,現在,來自各邦各國各族各語言的人聚集在寶座前,畫夜敬拜上帝。這些人是誰?他們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在世間曾為信仰受逼迫,或承受了各種生命磨練和試探,並且都被基督羔羊的血買贖和洗淨,至終分享羔羊的得勝。「他們不再飢,不再渴;太陽必不傷害他們,任何炎熱也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16~17)上帝藉這天上的圖畫給予活在當下的我們應許、安慰和盼望。
 
基督羔羊的犧牲受難及復活得勝,是萬有的更新和救贖的基礎。啟示錄指出,羔羊與上帝一同坐在寶座上,衪得勝和掌權。對於活在地上的我們來說,現世的困阨不是終局;因為,我們因基督羔羊的救贖而得以永遠與祂同在、分享祂的得勝,才是上帝應許給予我們的終局。到時,「上帝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一切的悲傷痛苦將會終止。主耶穌又這樣應許我們:「並且,我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裏把他們奪去。」(約10:28)
 
「終局的美好使我們捱過苦難」。注目天上,所以能夠活在當下,承受此刻的失望、困苦和眼淚。注目於基督掌權得勝的圖畫,讓我們在地上經歷祂復活得勝帶來的更新變化:配合基督的救贖工作,讓自己被主掌管和轉化,並藉着我們這更新的生命,使家庭更新。
 
分享鍾思林家庭的一個見證。鍾思林宣教士即將在中東創啟地區開設診所服侍當地穆斯林,現在為購買儀器籌款。然而,開設診所還需要一大筆起動費,為何未聞籌款呢?原來主有預備,是一位信主幾年的年長姊妹的遺產,她就是鍾思林的外母。她原本為女兒一家到中東地區宣教而擔心不已,但後來卻身體力行去支持他們;離世前,仍囑咐女婿女兒要「好好服侍教會」。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但這位母親不單生前曾經歷福音帶來的生命改變,她死後仍在說話:以自己的信心榜樣鼓勵下一代忠心為主作工,為福音的緣故打美好的仗。願我們也因注目天上,而能在地上以生命說話。
 
二、 主乃善牧,聽祂帶領(約10:27;詩23:1)
我們的家由誰帶領呢?不是父母,也不是年長有能力的子女;聖經說,是在寶座中曾被殺的羔羊(啟7:17)。祂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認識牠們,牠們也跟從我。」(約10:27)牧羊人認識羊兒,羊兒聽而跟從,彼此是親密而信任的關係。「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詩23:1)究竟這個「我」不缺乏的是什麼呢?若從下文指斷,或許是指飲食(生活所需)、安全感或歸屬感,也或許都是。這是否有上主作我的牧者,就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嗎?不是!也許,他最終發現,不缺什麼的「什麼」並不重要,「主是我牧者」才最重要。詩人對大牧者信賴至深,「有主萬事足」了。我是否同樣信賴主耶穌為我生命、我家的牧者?我是否有祂便滿足、無憂?
牧羊人對羊兒認識透徹,不單知道牠的習性、需要和弱點,甚至牠的叫聲背後是喜還是悲,他都知道。羊兒也當然聽得懂牧羊人呼嘯的聲音,知道這叫聲是要領他們回家,還是警示有危險呢。然而,我們既然是主的羊,是否常常聽大牧者的聲音,緊緊地跟隨他呢?還是,我們忽略他的聲音,拒絕他的帶領?或許,我們以為自己比祂更「認識」自己和家庭的需要?更知道如何帶領我的人生和家庭?
 
早前去土耳其奇石區旅行時,曾漫步遊覽一個山谷,看到陡峭的山坡上有大群羊兒在吃草,雀躍興奮。導遊說,牧人的村落附近有草地可放羊,但他卻長途跋涉二十公里領羊兒來這裡吃草。為什麼呢?原來這裡的草含有豐富的礦物質,是其他地方沒有的。大牧者認識羊兒的需要而給予適切的餵養和帶領,然而羊兒不一定能明白。羊兒會否心裡嘰哩咕嚕呢?我們也會否如是?即使不明白,我們仍選擇信靠大牧者,細聽祂的引導嗎? 
 
認識一對K國的基督徒夫婦,他們婚後為能生兒育女禱告了五年,終於第六年妻子懷孕了。然而,臨盆時醫生才發現她懷的是雙胞胎。先出生的孩子平安無事,妹妹卻因人為失誤而遲了分娩,缺氧幾分鐘。幾年後醫生才確診她有腦癱致四肢癱瘓。正當父母為女兒傷痛焦急,本身是兒科醫生的鄰居竟嘲諷他們,說他們因背棄民族的信仰、改信基督教而受到天譴。面對苦難,他們仍繼續信靠主的帶領嗎?感謝神,他們仍堅心信靠主,並在照顧家庭的同時,繼續在教會服侍,牧養組員。在弟兄姊妹的恆切禱告和奉獻支持下,夫婦每年帶女兒到鄰國接受治療,使她病情大有進展。他們在患難中不致失望,仍仰望上主,並且在弟兄姊妹的扶持下經歷大牧者的引領和供應。我對主有這種聽從和信任的關係嗎?在我的家中,我要如何學習信靠主的引領?
 
三、 歸屬於主,不能奪去(約10:29~30)
每個人都需要歸屬感,上帝賜下家庭為我們遮風擋雨、彼此相依。上帝也差派我們去照顧、維繫家庭,但真正保護和引領我們的家的,卻非我們,而是主耶穌這位好牧人。更甚的是,主耶穌背後還有另一位保護者,就是聖父上帝。耶穌說:「我父所賜給我的比萬有都大,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裏把他們奪去。我與父原為一。」(約10:29~30)。我和我家既屬於聖子耶穌,也屬於聖父;聖父與聖子緊緊相連、親密同工,使我們得到保護。對於受差派去照顧、維繫家庭的我們,不論是父母、夫婦、成年兒女還是兄弟姊妹,聖父與聖子親身示範了何謂愛中相依、同心同工。
 
然而,讓我們照顧和維繫家庭的同時,不要落入渴求完美的陷阱。夫婦、兒女、父母、兄弟姊妹的配合是沒有完美的。我們需要學習接受當中的不完美和缺憾,沒有衝突差異困難、只有和諧的完美家庭,其實是我們的幻想。
 
與家人相處從來不是易事。我與姐姐,一個是在香港生活事奉,一個是長年在外地宣教,但每年總有短暫共處的機會,猶如兩個熟識卻陌生的人同一屋簷下。我早前跌傷她剛巧在港,便搬來宿舍照顧我。宣教士每次回到老家,都有很多適應的困難,會受到文化衝擊,她也不例外。我們久不相見,彼此在溝通方式、生活習慣和想法差別愈來愈大。實在容易有衝撞和誤解,需要大家都肯放低自己一點,多聆聽、體諒和接納,才能維繫關係。我發現,最能幫助我們的,是一同禱告。在禱告中,能夠彼此聆聽心聲,感受到對方的關切,並一同把心事交託上帝。
 
鼓勵弟兄姊妹特意安排時間和家人一同禱告,尤其是夫婦或親子之間。甚或安排定期的家庭崇拜,聚在一起簡單地唱詩、讀聖經和禱告。這樣,在家中建立以上帝為中心的氛圍,開拓歡迎上帝同在的空間。家人有心事時,可彼此守望,一同到上帝的施恩寶座前。
 
困難天天都多,但任何的苦難和黑暗權勢,都沒有終極的力量。「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裏把他們奪去。我與父原為一。」聖子與聖父緊密相連,也與我們緊密相連,使我們與聖子、聖父連繫一起,得着終極的歸屬。我們也得着復活盼望,以致不因眼前的困境而絕望。但願我們在家中經歷復活的盼望。不要把事情看死了,卻以盼望的眼光看家庭關係。不要重覆過去的錯誤;卻願意在主的恩典和幫助下,改變消極逃避的態度,放棄傷害人的說話和行為,學習用對方領會到的方式表達愛。求主幫助我們有更新的勇氣,模索和嘗試不同方法去疏導困難、改善溝通。你願意踏出第一步嗎?
 
說到人生的歸屬,聖經中沒有局限於血緣的家庭,其實更多講論的是超越血緣的屬靈家庭。使徒行傳第九章記載女門徒多加復活的故事。當中,眾寡婦因為多加病死了而在彼得旁邊哀哭,又向他展示過去多加如何關愛她們和慷慨幫助。寡婦們原本因喪夫而失去了可託終身的家,卻在多加的捨己和愛的服侍中,彼此組成了新的屬靈家庭。耶穌在十架上臨死之時,也為他的母親馬利亞和門徒約翰配合成了一個新的家庭。我們同樣需要這種歸屬:一個屬靈的團契,是能承載生命並連繫於大牧者的群體。願我們同心建立和維繫一個使人有真正歸屬感的屬靈群體。求主幫助我們。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