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9年4月7日 如此我信(腓3:4下-14)
李婉鈴傳道

腓立比書是保羅所寫被稱為「監獄書信」的四封書信之一,其他三本是以弗所書、歌羅西書和腓利門書。腓立比當時是羅馬殖民地,因此,保羅傳講「耶穌基督是主」對腓立比的人來說是敏感的,因為腓立比是羅馬帝國的殖民地。羅馬境內大多數的百姓聽見主或者救主,只會想到羅馬皇帝,因為皇帝打勝仗帶來了和平的好消息。因此,保羅所傳的福音明顯是對抗當時外邦世界的帝王神論,當時有很多信徒因為堅拒敬拜皇帝而被殺殉道。

保羅可說是一名宗教狂熱分子,他出身名門望族,堅守律法,是便雅憫支派的人,非常委身於自己的信仰價值。他以身為法利賽人這猶太人中最嚴謹的教門(徒廿六5)為榮,更自誇在猶太律法中無可指摘。保羅曾經熱心逼害教會,由一群跟隨自稱彌賽亞的木匠耶穌的信徒帶領,耶穌死後,這些信徒更堅稱他從死裏復活,是猶太人盼望的救主、是世界的主。

保羅知道跟從耶穌的人躲藏在大馬士革,就前往追捕他們。在這條為上帝大發熱心的路上,保羅被一度比太陽還強的光所照射,眼睛瞎了,仆倒在地,聽見有聲音說:「掃羅,掃羅,你為何迫害我?」他說:「主啊!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穌。起來!進城去,你應該做的事,必有人告訴你。」(徒9:3-6)

保羅的遇見向他顯現的耶穌超乎過往他所認識的上帝,這經歷不同於罪人悔改,他並沒有來到上帝面前請求赦免。這個回轉,甚至不是保羅自己的想法。保羅得到上帝的異象之後,就從逼害基督信徒的人,回轉變為不斷四出建立基督教會的使徒。

保羅的出身、性格、特質沒有太大的改變,他的猶太身分,因著從基督而來的外邦宣教新使命而有了轉變,是使命帶來了改變。在保羅接受異象時,亞拿尼亞同樣也接受了異象。主對亞拿尼亞說:「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君王和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我也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徒9:15-16)

保羅是主揀選的器皿,回轉是因為他將要為主受苦。當保羅事奉的生涯差不多尾聲的時候,他對腓立比教會的信徒說:「我已把萬事當作是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贏得基督」(3:8)

我想起馬太福音裏面有一個人主動來問耶穌該做甚麼善事才能得永生,耶穌回答說要進入永生,就當遵守誡命-就是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當孝敬父母;又當愛鄰如己。這青年說:「這一切我都遵守了,還缺少甚麼呢?」 從經文可以知道這個青年的生命真的不錯,只是耶穌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去變賣你所擁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然後來跟從我。」那青年聽見這話,就憂憂愁愁地走了,因為他的產業很多。(太19:16-22) 

無論是保羅抑或這個財主的經歷讓我們看到,如果上帝干預我們原本美好的生活,然後對我們說:「我不理你信得有多虔誠,但你並不認識我。」或者話:「放棄你生命最重要的事物來跟從我。」這的確十分嚇人。保羅願意將萬事都捨棄,只為著惟一不可失去的耶穌。

回轉,就是由上帝在我們的生命中發生一些令我們不知所措的行動開始。保羅說:「我只渴望認識基督,體驗他復活的大能,分擔他的苦難,經歷他的死。」(參現代中文譯本9-10節)耶穌基督復活的大能,就是勝過死亡、哀哭、疼痛、苦難的大能。保羅渴望有分於耶穌基督的苦難和祂一同受苦,就像經歷祂的死亡一樣。因此,保羅為了傳福音而坐監、被人毒打、甚至被人追殺都仍不懼怕,因為一切苦難都是經歷耶穌基督的途徑。然後,保羅說:「或者我也得以從死人中復活。」(11節)保羅不是百分百肯定對基督的認識,更不是百分百肯定自己可以得著復活的應許。畢復活的盼望是將來的事,就如同財主求問耶穌如何才能得著永生。

今日的題目是「如此我信」。從保羅的經歷來看,就是始於願意放下自己命運的主權,然後宣告:「我要認識基督,認識祂復活的大能;就算受苦,死亡,甚至最終不知道是否能夠得著永遠的生命,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循規踰矩》裏面有一個「無價珍珠」的故事:有一大群人聚集在加利利的海邊,想見一見耶穌,聽一聽他說話。人群中有來自不同地方、不同背景,有在高位的、有卑微的、有富有的、有貧窮的,有健康的、有生病的。耶穌見他們如同沒有牧人的羊,就憐憫他們,就算他已經覺得好疲倦,仍然向人群宣講天國的信息。一個衣著光鮮的人前來發問:「老師,你會以甚麽來比喻天國呢?」

耶穌回答說:「讓我告訴你們一個故事:有一個富可敵國的商人,一直渴望找到一顆希世珍珠-世上最美麗的珍珠。有一日,他終於找到了,然後他立刻變賣他所有家財,以換取這顆珍珠。天國就好比這顆無價的珍珠。」群眾似乎好滿意耶穌這個比喻,尤其是發問的有錢人,因為耶穌的比喻似乎與他的想法十分吻合:「如果那極富有的商人也願意變賣所有去換那顆珍珠,那天國一定價值連成!」

耶穌的目光落在一位少女身上,她一直望著耶穌,留心聽耶穌的教導。於是耶穌對她說:「其他人都在聽,不過他們都利慾薰心使他們都聽不見。你郤聽見了。」少女回答:「如果天國真係好比無價的珍珠,那個人變賣所有去換得珍珠,最後只會一無所有。因為他已經變賣所有,就窮得只剩下無價的珍珠。擁有它,你無法維生;變賣它,你又失去至寶。最後,只落得左右兩窮的光境。」

耶穌說:「對。」少女就問:「那麽,珍珠何價?」

珍珠正是無價啊!你執著於它的價值,只會使它一文不值。然而,當你純粹因為它的美而捨棄一切,你才看見它的價值!無價的珍珠叫我們一貧如洗,郤又使我們富甲天下,正是珍珠故事弔詭之處。

福音書裏主耶穌呼召門徒時候,門徒對耶穌一無所知,可能只聽聞這位拉比甚具爭議;面對耶穌的呼召,他們斷然捨棄家人及生計,來跟從主。他們對回報毫不知情、也無計算。捨棄先於任何回報的應許,才是真正的奉獻。今日,這個次序往往倒轉,因著要快快的將福音推銷出去,更快的領人歸主,「信耶穌得永生」就似乎是用來吸引人的口號,導致很多人來到教會是以消費者的心態來看待信仰。

總結:回轉,就是由上帝在我們的生命中發生一些令我們不知所措的行動開始;然後,不斷經歷在耶穌裏面生命的改變:可能要捨棄、可能會受苦、甚至受逼害。最後,我們願意以生命回應上帝的召喚。

保羅說:「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着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13-14節)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